葬尸湖 / 英吉沙
悲赋之秋 / 司命楼兰 (Autumn of Sad Ode / Siming of Loulan)



1. 葬尸湖 - 秋殇 (Dying in Autumn)

月残秋水寒
悲鸦啼孤山
青灯伴古琴
血泪洒窗前
孽缘
凄唤
杯残长夜难眠
茕立孤影肠断
斜径枯树荒坟
晨梦依稀相见
歌兮
泣兮
泪尽倾湖
恨满冲霄
魂游雁急云断
乘风直上九天
暗河飘零难渡
回首伊人彼岸
亦梦
亦幻
情悲欲狂
心瑟如殇


2. 葬尸湖 - 秋思 (Thinking in Autumn)

暮沉沉兮昏日没
枯木萧萧落
孤鸿吟于残垣兮
心萧瑟而徘徊

秋风送云归兮
林海之震震
青石泪刻痕兮
悲秋之泠泣


3. 葬尸湖 - 悲赋 (Sad Ode)

泪江无语东流
销尽万古愁
夕阳残照断壁楼
荒草白鹭沙洲
苍萧万里悠悠
青山怜孤舟
皆乌有
默回首
呜呼,征战几时休
纵使裂土为君侯
白骨遍野,残旗如血
黄沙蔽日,草枯石悲
山河浩荡,神天共怒
故国多舛,悲苦流传
风萧萧,月如雷
涛尽云天惊黄梁
浊酒哀歌泣洪荒


4. 葬尸湖 - 秋逝 (Elapsing in Autumn)

秋雨潇潇林森森
古墓青苔孤魂隐
曲径幽途梦难寻
何处栖吾身

风吹残枝总无情
枯叶飘零雁悲鸣
山野苍莽欲为陵
冷月葬孤峰


5. 英吉沙 - 楼兰荒迹 (The Ruins of Loulan)

孔雀河分离的无数支流
如血脉般贯穿片片绿洲
祖先残喘于隔壁的点点足迹
以干涸之躯对抗最后一丝青葱

在死亡之漠与骄阳之间
有我楼兰之君与孤寂驼铃
当银靴踏入历史的禁域
你以风暴与荒芜为我洗尘

当晨露凝结于毛发之间
我跪于无限丘峦,朝向晨曦
被封存已久的记忆啊
曾经的辉煌已逝

你于醉梦中沉寂千年
醒来时沧海已变为桑田
我知你手中的废墟与尘埃
已成为你暴躁的挥霍与癫痫


6. 英吉沙 - 伏鬼 (Ghosts in Ambush)

“天上的风无常 – 安代
地上的路不平 – 安代
人间的众生仇无头 – 安代”

当手中的雏菊粉化为一缕黑烟
雾气从地壳凝结毒死洞中的孤狼
惊栗逃窜亦受缚牢笼
等待神沼蛮水祈福

再燃起一把篝火于染灭的灰烬
用牛粪青稞和成的油泥涂于眉间
虽然已无感觉但在入葬之时你会
醒来于清晨中另一世界
- 安代永世的奴仆

五十牦牛与母鹿会随你一同焚去
尸体围于身旁沸血浸浴
斑斓银饰幽显冥光
火焰中看到先父们唱咏欢庆

癫痫的舞姿迎来最后的仪式
淤泥从脚趾缝渗入
仇恨依然粘连于发间
恶符掠过的山梁是你存在的凭证

“天上的风无常 – 安代
地上的路不平 – 安代
人间的众生仇无头 – 安代”


7. 英吉沙 - 孔雀河葬 (Burying in the River of Peacock)

涓涓溪水流过黎明之墙
慵懒河床兴奋异常
半浮于水面的尸肉
如鱼虫一般抽搐

水草依偎
骨的表面生出靡丽的菌
孕育一枚粉白的花朵
仅有的血也分食殆尽
我知我该走了……
随于我……
永世不再复返的家园

山崩利析之洪土随孔雀荒流浩浩东去
层层沙脉中,生灵仍惊栗起伏
带走濒死的祈愿……
佛塔经空……


8. 英吉沙 - 迁徙 (Migration)

矗立于白龙堆雅丹
残阳垂落于脊背
骛远灵川
苍穹地庐相接之地
冉升青烟

英苏河浅湖沼
龟裂层层盐壳
冰封湖面掩埋代代枯魂
悠远晦暗
死生之地
存亡之道
通向相传圣泽
背负历代之罚

苟存于乱世
虽有强健之躯
却无法守卫仅有寸土
疾虐驱赶我族离于家园
炽烈之日和如沙风暴
释出沉积千年的积怨

Lyrics in plain text format



Main Page Bands Page Links Statistics Trading list Forum Email Zenial